您所在的位置:星级酒店>正文

中医人在迪拜

聚行业--星级酒店 微信   作者: 朱小宝  2017-11-14 00:00

星级酒店-全文略读:凡是走出来,走出体制 走出国门,靠真本事一路拼搏的人们,都是有野心,有野性的,我很欣赏,因为我们都一样。国家一带一路,迪拜是一个桥头堡,而叶师兄也是海湾地区最大的中医中心,我相信,越来越多有梦想的中医人,会走出自己的方向和花样...


双十一,北京已然入冬,空气中尽是寒冷而满街仍是秋色,灯光打在金黄的叶子上,随风里轻响,桥下河水流过把倒影拉长,抬头看到红灯笼样的中央电视塔,时间是晚上九点。十月的最后一天,也是这个时间飞机即将降落迪拜,夕阳的余晖透过云层打到脸上,哦,真的要抵达这个地方,心里很是激动。临行前,和昊明聊天,他突然问我:三年前有没有想过坐诊北京?我说,跟诊老师后,就想了。去年有没有想过,要出国?我说想过,想在国外也来一期课现在有没有想过,有人给你投两亿?我一脸懵逼,有了投资你会怎么发展?又是一愣,我说梦想,还没那么大。昊明说:有无之间相互转化,看现在的你,哪一次不是先有了想法,才有现实。我说对,先做大衣服,再来长肉,而不是等着衣服束缚你了,才想改!


六月份底的哈尔滨竟然下起了秋雨,和迪拜的叶师兄坐了同桌,一起听张缙先生讲课,课上讨论,课后课间也一直在谈中医,师兄很惊喜年轻一代里有我们对中医如此热爱。也就是在那时,萌生了去迪拜的想法,然而现在马上就下落地,人生真的充满惊喜。


接机,吃饭,安排住所,叶师兄一如既往的和蔼谦虚,清晨驱车到中国城吃早餐,一路上闲聊,十一年前我本准备去加拿大行医的,那里有朋友,阴差阳错留在了迪拜,今年去加拿大,朋友问从新疆飞来多伦多,用了多久,他笑着说整整十一年。记得在哈尔滨,他和我聊天说自己年少时放荡不羁,饮酒吃肉好不快活。如今滴酒不沾一脸谦逊与和蔼。我不知他经历了什么。只知道,迪拜这个地方,寸土寸金,想要立足谈何容易。


下午漫步波斯湾,气温虽三十几度已是这里较凉快的时段,这里的高楼每一栋都是杰作,世界各地的设计师飞来这里学习观摩。忽然师兄指向一栋低矮陈旧的白楼道,那是一个公寓,我刚来迪拜就住在那里,租了一个床垫,臭虫咬的无法入睡。手里的四百美元只够我在这活四天,练回去的机票都买不起。我们都带着墨镜,抵挡刺眼的阳光,沉默一会,听着汽笛声和海浪。又走一会儿,我问,那你当时怎么坚持下来的?师兄还是很笑着说,第一关就是语言了,我会汉语,维语,俄文,英语,阿拉伯语,但是久久不用就忘光了,你看脚下的每一块砖,都有我的足迹,每天我就这里拦着路过的人练口语,因为我知道,回不去了。

好在那时我会俄语,因为针灸治好了一位俄罗斯朋友的腰痛,于是每天有人接我去给朋友针灸看病,我不知道要钱,也不知道该要多少钱,一传十,十传百的我渐渐活下来了。


第一餐叶师兄款带我吃黎巴嫩烤肉,虽然味道很好,但是各种配菜和薄饼加起来,量是真心的大,加上迪拜餐饮没有热水,并不是很习惯,于是余下的几天,都是驱车好远到中国城吃饭,大盘鸡,饺子,火锅,炒菜,几天下来着实舒服,当然最震惊我的不是伙食,而是到处都有人和师兄问好,甚至是老板专门出来聊一会,感谢当年治病,有了您心里踏实,不用一得病就回国了。迪拜有三十万中国人,叶师兄早期在此起家也是靠真本事。师兄总是接到电话,是国外患者,俄罗斯,埃及,沙特,伊朗,沙加,阿布扎比等等。如不是陪我们观光,着实是忙的不亦乐乎。要知道叶师兄诊疗中心,一次针灸价位350迪拉姆折合人民币七百元,这还不算诊察费,初次针灸近一千元,仍然是供不应求。

我一直认为针灸于国外好发展,一是因为国外人没接触过针灸,相对于国人来说,比较敏感,取效容易,只要语言OK,钱好赚。而是叶师兄太过谦虚,常常回国深造学习,即便对我的一些拙见也是洗耳恭听。让我觉得,针灸技术还是国内强。然而有两件事情改变了我。

第一件事,迪拜室外温度虽然高,但是室内全部中央空调,我又贪凉空调达到了十八度,第三天就开始腰痛,游玩一天,下车走路都开始别扭了,于是晚上请师兄针灸治疗。师兄搭脉后,让我趴在治疗床上,开始施针,先是听到师兄的呼吸,然后就觉得腰上麻胀,但是针感又非常柔和缓缓的下行,并没有很重的押手,渐渐感觉针感到了臀部,腰也舒适许多,如法又刺一针。两针毕,留针片刻便起了针。起身,针感柔柔的还在持续二十分钟,腰部也微有热感。问之,师兄说家传的针法,气要从丹田出直到手指进而入针。于是大为震惊,一是高超的技艺,一是过人的谦虚。后来才知道师兄曾被留在某军区司令身边做保健医。直到换届才有机会出来。真正是有大格局真本事,而又很谦逊,惜才的人。

第二件事,我们逛沃尔玛时发现一个超大的同仁堂,于是让大家去超市,自己跑过去觉得这很威风,又是拍照又是录视频,一通自豪感之后,发现,药店里竟然无人应诊,冷清到尴尬。车上和师兄聊起此事,师兄笑着说,同仁堂那边的李总找过我不下五遍了,就想与我合并,我没答应。起初同仁堂背后有迪拜王宫支持,并不缺少高端客户,不缺乏资金,也不缺乏宣传。但是现在却在大笔亏钱,为什么,没有过硬的技术。现在师兄到哪里,病人就追到哪里,靠的还是真本事。

开车时,师兄聊天说曾出诊一个迪拜王子。住宅五平方公里,进门就是一群羚羊,然后是孔雀,他误以为进了动物园。好久才到,诊疗完我问师兄感受。他说,人最大的快乐就是自由。绝怜高处多风雨,莫到琼楼最上层。


小伙伴们想去迪拜?




阳光柔和透过落地窗,洒在书桌上,国家图书馆阅览室的中医书并不很多,翻看承淡安先生和郑魁山先生的书,不觉已经有了夕阳,远处树影婆娑筛着温热的光,理着微寒的风霜。停下笔,想到在迪拜中医诊疗中心,跟诊一天,竟然觉得有些困乏,出门透透气,屋内冷风开的足,屋外已是傍晚,热气也消散许多隐约里起了风,远处夕阳慢慢落入椰枣树里。有海鸟在空中如剪影般飞过,车流如水竟然也可以稳到不远处海的味道。

想到此时北京已是夜半,打开微信小群,看大家讨论医术依旧兴致盎然,转身旁边不远就是迪拜医院。迪拜福利优厚,本国居民基本是看病不要钱的,想想二十六年来,中医中心如何存在二十六年,真是让人唏嘘感叹。无论何时何地,中医的疗效永远是立足的根本。


当晚接了吴滨江老师夫妇,吃饭聊天到了很晚,吴老师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,张缙先生的学生。早年在匈牙利行医而后去日本留学,在加拿大开班中医针灸学校,一路走来,尝过诸多艰辛,感动我的是,却依旧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和学习力,无时不刻不是在思考,在总结,在把知识体系扩大然后化为己用。同行几日,我发现吴老师的性格和习惯与他的海外经历不无关系,急用先学,拿来主义,实用主义比什么都来的实惠。

那日,叶师兄忙中医事务,让宿教授和丈夫Jones带我们游玩迪拜,一路游船吉普上,狂飙英语,我可以听得很明白,但是开口,交流还不是很连贯,吴老师飙完英语后,对我说:小宝,你在这个语境里一周时间,就可以流利的英语交流了,就是练。我当年刚出国,就和患者交流大胆说。错了他会纠正你,一次就记住了,快!啥时候可以脱口而出了,就成了。和扎针灸一样的,背多少穴位不动手,想记住太难了,我点头,其实往往最难得是迈出第一步,一旦进入了这个节奏,不是你推着生活走,而是生活推着你前进。


如果吴老师和叶师兄算是海外青中年,中医的杰出代表,那么诊疗中心的宋正廉先生就是老一辈海外中医的楷模了。今年已经九十二岁高龄,依旧精神矍铄的临床读书笔记,让人心生敬畏。跟诊宋老学习翻看先生资料,发现,竟然是黄竹斋先生的弟子,于是聊起了黄先生的针法,宋老很开心,操一口川普给我讲黄老师当年是,粗针速刺不留针,效果极好。后诊疗空暇再聊宋老同时代中医科学院的同事老师,老前辈,我被震惊了,郑毓琳,郑魁山,贺普仁,程莘农,郭诚杰,张缙等等大家的学术,针法,临床特点,让我受益匪浅。

宋正廉老先生,曾向蒲辅周,岳美中,孙震环等人学习,并出国讲学,医疗,培养了一批批针灸人才,编写了《简易针灸学》、《中国针灸学概要》现作为北京国际培训中心对外教学专用书籍。在中国中医药针灸研究所工作期间,组织上派他参加国内一线国家领导人的保健治疗。在国外,他也曾给一些国家的主席、国王、总理、大臣、部长等主要领导人进行保健医疗。

曾先后开办14期培训班教外国医生学习中医针灸,国际卫生部委托联合国卫生组织在北京开办“国际医学班”,宋大夫参加并担任培训外国医生学习的教学工作,将中国传统的绿色疗法推向了世界,让世界各地的人民重新认识中医,让中医真正的走向世界,成为世界人民所接受的医疗。我无意间,翻起宋老的收藏,宋老当年见过毛主席,周总理。并且安排为尼克松访华保健医,尼克松总统送了先生亲笔签名,哈佛大学成立150周年还被校长邀请到波士顿参加校庆。然而老先生依旧是每日认真的临床,读书,笔记,让人觉得,无论怎样的辉煌都不如行医的快乐,让人觉得踏实。

吴老师来到诊疗中心,与老先生谈及往事,常常说,我晓得,我当时也在,我端茶过去,老先生说,我去东北专门和张缙先生学过二十四式手法。茶水腾起雾霭,老中青加上我,四代海外中医,似乎在诠释,中医的伟大不屈与拓展精神。


但叶师兄似乎是最有魄力的一位海外中医,斥资八千万美元在迪拜最奢侈的七星级酒店对面,建立新的中医诊疗中心,问他为啥时,他没回答,而是驱车带我们去新址,一路上他打趣说,小宝看,这条街都是诊所,八国联军啊哪国的都有,唯独没有我们中国的,我就要把红旗插到这里,世界知道中医。车速加快,我看到各色建筑争奇斗艳,心里想,迪拜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

起初一直,以为迪拜的富有是石油,到了博物馆才知道,大错特错,石油收入,只占不到百分之五。也正是因为知道石油有限,所以,在七十年代,开始大格局战略规划。建立了无数个世界第一,迪拜塔,最大人工群岛,最大购物中心,机场,运河,从挖珍珠的渔村,成了世界贸易中心。不走寻常路的靠贸易和旅游,继续升级。这激励着我们这一辈年轻人,拼搏进取若中医在这长足发展,又是个世界第一。总是被教育要戒掉欲望,戒掉纸醉金迷,然而,许多人为此戒掉了梦想。

凡是走出来,走出体制 走出国门,靠真本事一路拼搏的人们,都是有野心,有野性的,我很欣赏,因为我们都一样。国家一带一路,迪拜是一个桥头堡,而叶师兄也是海湾地区最大的中医中心,我相信,越来越多有梦想的中医人,会走出自己的方向和花样。

这几日收到许多朋友的微信,邮件,想到迪拜行医。我很欣慰,也会极力推荐。有真本事,就要大放异彩。


84
标签: